•  

    这两天似乎庆元比外面暖活多了,一回来明显感觉屋子里温度并不是那么低,打开窗,风吹在脸上就象春风一样舒服,很干净,带有一点点暖,就是这样的好空气最让我眷恋。

  • 今天出门去买排骨,本来想速去速回的,结果一出门发现空气微微凉吹着很舒服,干脆就多晃悠几个地方吧,超市、中行、建行、报刊亭、菜场,恩,走在街边空气里有说不出的味道,让人想在这个冬天漫步再漫步。

  • 冬天的感觉终于比较明显了,对温暖的向往让生活多了一层更平凡的气息,两个人坐一起看报、裹在被子里看电视,都是幸福的日子。

     

    白天喜欢一个人在安静的房子里晃悠,这间转到那间,就我一个人,感觉真好,没有人打扰,想干什么都行。

  • 在家翻抽屉的时候,找到读高中时候收藏的一些资料,每一本都包着好漂亮的封皮。好象我对纸张总有特别的偏爱,无论是书还是书皮,我都喜欢弄得干净漂亮,延伸到使用纸张的其他商品,包装、贺卡等我都对其使用的好质地的纸张欢喜不已。

     

    香水的包装用纸很好,于是香水包装舍不得仍,占据空间也没有办法,扔了怕后悔。香水内衬的结构很巧妙,于是内衬也留下来。

     

    以后是不是要弄一个房子专门装我舍不得扔又占地方的东西呢?

  • 早上起来开窗探头,极好的空气让人一下子幸福得不知所措,怎么可以这么好呢?那不是叫人成天站在窗边。

     

    空气里有桂花的香味,也许来自隔壁校园里的桂花树,也许来自街角的桂花树。

     

    昨天做了蛋糕,个人比较满意,今天做什么好呢?这么细碎的生活,沉浸在里面觉得非常幸福。

  • 蔡康永说,一整天十件顺心的事,都扺不过睡前收到一个小小的坏消息;被十个人赞美,扺不过一个路人骂你是猪。

     

    昨天晚上真是痛苦,被一件很低级错误的事情烦死了,心里把相干或间接相干的人等骂了个遍,说到间接相干,我自己又那里脱得了干系?

     

    我可以骂人是猪吗?这样是不是辱没了猪的智商?

     

    有一位老板曾经说他要挑战强于他几百倍的对手,他说他每次发现自己的问题,就一拍大腿:“太好了,我又有进步的空间了。”

     

    说这话是什么心情?

     

    做得再好的公司也都有巨大的进步空间,做得不那么好的公司,这种进步空间就太多了,多得简直是一种耻辱!我没有攻击别人的意思,我是说对于我是这样。

     

    耻辱,就是我昨天和现在的心情!

  • 《大长今》是一部让我收获良多的电视剧,我完整地看了两遍,里面的很多情节都觉得教益颇多,在我后来的工作里我时常暗自回想起里面的对白,愈发觉得珍贵,其中有这样一个故事:

    长今在医女学习过程中多次表现突出,才华横溢,但严肃的医学教授申益必老师却多次给她“不通”,并斥责她没有资格做大夫,当时我觉得疑惑,但是当老师把真实的原因告诉长今时,我十分震惊与激动,那一刻,我觉得这是这部片子给我的最大收获,能传递这样的为人处世的态度的电视剧太珍贵了。

    一个优秀的人被判“不通”的原因是一个医生必须要怀有恐惧之心,要对生命具有恐惧感,这样他才不会被自己的医术蒙蔽。而长今你太自信,没有恐惧之心,所以你不具备做医生的资格。

    不仅仅是医生,任何职业的从业者都需要这样的恐惧感吧,对自己所奉献给公司、顾客、社会的劳动产物始终怀有一种不自信的恐惧感,甚至有些神经质地不断自省:我做得够好吗?会不会哪里出岔子呢?这里还需要再反复核对、考证一下吗?哪里是最薄弱的环节呢?以后可以在哪里多下些工夫呢……

    自信满满的人和物让我害怕,每次我在超市里看商品,从包装的颜色、文字等一个一个看过去,我发现太多商品都太自信了,果真如此吗?其实很多环节在实际中是相当不好控制的,但厂家说得气定神闲,仿佛游刃有余。顾客哪里知道呢,厂家这样说了,顾客就这样信了,最让人讨厌的是,等到真的出问题的时候,厂家动不动就说这是行业里公开的秘密,好象一副法不责众的样子,为什么有秘密就只在行业里公开呢?为什么不和顾客分享呢?

    我拿这个问题问我的一些朋友,回答有很多,归纳起来,一种是“如果我们一家跟顾客描绘真实的图画,但别人不这么做,别人描绘得完美无缺,顾客会以为人家的比我们好,也许人家还远不如我们呢,我们这样做是吃力不讨好。”还有一种是,“如果顾客曲解真相呢,开了这个头反而象炸了锅,收不了场”。

    套用眼下出问题的日本护肤品,好象以上解释都有道理,如果一开始便告诉顾客这里头有恐怖的重金属,是不是还不等你解释人都跑光了?然后转投一家满口打保票的产品,天知道,那个产品其实更糟糕。

    也是铬的事实是:这本来就是自然界广泛存在的东西,即使不添加也会在终产品中有残余,而且你吃的善存、安利等补充剂里还有添加呢。

    再想:顾客真的没有分辨能力吗?

    我不相信,之前的啤酒甲醛风波不是也解释清楚了,最可怕的,对消费者获得有效信息赋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媒体如果也参与到惟恐天下不乱的造势中,甚至故意推波助澜,是不是更不利于公众利益?

    理性、建设性,我很喜欢的一份报纸的立场,时常觉得这样的立场真的弥足珍贵。
  • 以前看过一个笑话,大意是说一对不和的夫妻去告状要离婚,互相都指责对方和自己完全不合拍,法官调和无效,双方一拍两散的意见都很坚决,法官说,在离婚这件事情上你们的意见可真合拍呀。

    最近天天关注著名化妆品重金属超标一案的各方言论,对日的辱骂声不绝于耳,多难听的都有,稍微有一人说句不那么难听的话,立刻有人质疑其中国人的身份,“你是日本侵华时期遗留的……”太难听的还是不要再重复一遍。

    再看一段中国人在日本拍的记录片资料,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一日本人于靖国神社内抗议,当即遭到围攻,“你是中国人,滚回中国去”,然后,抗议的人被警察逮捕,打人的人没事。

    原来,有些中国人的态度和有些日本人的态度也蛮相似嘛,互相坚信对方是世界上一切坏事的始作俑者,如何践踏都不为过。

    这样想来,心里真不是滋味,竭力想和眼中的贱人划清界线,结果却背靠背地站到了同一阵营。

    前几天一个做出口贸易的朋友打电话来询问对日出口的情况,谁都不敢贸然在这个风口浪尖出货,相信一大批以日本为出口地的中国公司的中国人正焦头烂额,这些人的焦头烂额被某些日本人看在眼里也许正是载歌载舞的喜讯,就如同目前这个日本化妆品在中国的命运也同样成为了一些人眉开眼笑的理由。

    有时候我们声讨日本人把好东西卖欧洲,差的卖中国,但是中国人自己也是区别对待市场的呀,不同的是,中国的好东西卖日本,差的内销。是中国人以德报怨?不是。每个国家的准入标准不同,日本的准入标准高,中国的准入标准低,水往低处留是自然的。

    如果这个商品流向的问题一定要扯到“看不起人”这个问题上,首先,我们是否足够看得起自己?尊重,不是要求来的,那些值得尊重的人或事值得尊重的原因,是,他们值得,不是靠开口声讨。

    眼下这个结要从哪里解开。贸易战是靠开打而打赢的吗?还是不打才能赢?

    结开这个结还有多少个结未知?

  • 加利福尼亚州的一家私营制衣公司的老板认为:员工可以在适宜冲浪、或者刚刚下过大雪、适合滑雪的时候请假,因为工作可以等等再做,但天气是不会等人的,头脑灵活、有能力的员工完全知道该如何完成自己的工作,而用不着时刻监督,他们懂得调整一天的工作节奏。

     

    我想,这个老板应该也同样认可:在工作机会出现的时候应该尽情工作,因为度假可以等等再度,工作机会是不会等人的。

     

    工作或休假都不是力捧的对象,力捧的,是自己调整工作以及生活节奏的主张,有能力的人当然应该也可以做到!

  •     电话那头传来的愉快声音是工作中非常珍贵的享受,没有敷衍、没有急促、没有冷淡的声音非常难得,几乎可以让人“感谢上帝”,一个愿意笑着说话的人带给电话那端的愉悦感简直无法言表,以后我也要笑着接每一个电话。

  • 昨晚不停换台,到处是选秀,且不论无数被埋没否决的人是否有误判,但如果真能推出优秀的演艺人员也已经是功劳一件。

     

    哪里的舞台不会有误判的?自己明白继续努力就好了。

     

    很偶然听到一个小伙子唱《年轻的战场》,声音很好,喜欢!在随后讨厌的PK中他得到了几乎是一致的支持,晋级三强,这是最近的选秀中我最喜欢的一位。

     

    真的不喜欢被商业利用的(至少要利用得更高级一些)一轮接一轮的PK环节,不喜欢拼命叫人投票的主持人,就想听选手们好好唱唱歌。

     

  • 秋日里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天是高远的,不再象夏日一样时时煽动着心头的不安分,大环境静了,小小的心也自然平复下来,看书的时光,突然觉得那么美好,极其奢侈。

    能够过这样的日子,由衷地从心里感谢那个让我衣食无忧的人,他的工作为我减去了肩头的压力,可以一心只做自己最想做的事,可以投入任何想了解的领域,而不必在乎是否有物质上的近处的收益。

     

  • 昨天晚上,收到一份传真,开心得差点睡不着,其实只是一份工作上的传真,但是那是来自我最期待的人,所以非常珍贵,一定要记上一笔.

    工作中开心的事尤其难得.

  •  

    衣食无忧,虽为夏天却不用空调,自然凉快,家里躺卧自在,做事可随意,非常幸福.

  •     1996年冬季的某晚,普罗旺斯Lorques下起大雪,道路多被积雪阻塞,通行非常困难,当晚,位于小山丘上的布鲁诺餐厅内,二厨多米尼克梭纳望着窗外的风雪,不由得忧心忡忡:今晚,这120位订位的客人大概不会来了!想着想着,电话铃突然想起,原来是其中一位预约的客人,想知道今晚餐厅是否会因为大风雪而暂停营业。多米尼克坚决地回答:“我们今晚照常营业。”挂断电话后,多米尼克静静地等待……转眼间已是晚上8点,餐厅内仍不见一位客人,焦急的他压制住满心疑虑,一如往常地准备120份餐点,突然,侍者匆匆忙忙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客人……来了好多客人。”那一晚,没有一人缺席。当看到大厅满座的情景,多米尼克不觉热泪盈眶……